作者:似情

  某大陆,这里是只有女性存在的世界,矗立着两个敌对的大国,樱花国与美丽国百年中,互相斗争,短暂的和平也会很快被打破,仇恨都刻入了两方阵营,根深蒂固。

  某年,樱花国首相因不明原因死去,交由她不过刚十六岁的女儿继承皇位。

  美丽国乘机揭兵而起。

  新皇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两年时间,内忧外患之下,樱花国步步败退,最后更是被攻破了皇宫,就此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

  昏暗潮湿的地牢中,只有燃烧闪烁的烛火,就连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

  这里散发着腐朽难闻的气息,明明是地牢,却无比的安静,外界一点的声音都听不见。

  只有一位昏睡过去,全身赤裸,发丝凌乱不堪的美少女。

  黑色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低着脑袋,遮住了美少女的半张脸,就算有那么些脏,可是还是能看见,少女拥有着洁白的肌肤娇好的面容。

  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可明明是这样芳华正茂的年龄,此刻却是被铁链绑住了两只手和两只脚,锁在了四个角,四肢大字型的被拉伸的极限,脖子上还有一圈铁环固定将少女的脖子固定再墙壁上。

  背也靠着墙壁,挂在了半空中。

  别说是此刻昏迷的状态,就算是清醒着,也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能挣脱开来。

  在这许久的沉静中,美少女的眼眉微动。

  下一刻,少女睁开了眼眸,看着粗糙的石字地面,意识回归,眼神慢慢的变得清明,大嘴唇微动:“我……我没死吗?”

  少女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和身体,可是却发现动不了。

  “我怎么没有死……还是说其实我已经到地狱了?毕竟,自己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少女自言自语中。

  紧接着,少女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头,惊愕道:“我……我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我转生了?”

  少女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醒来之前。

  那时,她作为樱花国的前任首相,在进行一场小小的街头演讲。

  本以为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却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朝着她开枪!

  第一枪。

  她听到了低沉又响亮的枪声。

  一开始还没意识到是什么,只是愣住了,还在思考。

  她半身转了过去。

  等待着她的就是第二枪。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胸口一阵剧痛。

  下意识的就想到,‘这些保镖干什么吃的?’

  再然后,她跪倒在了地面上,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很显然,她被刺杀了!

  作为一位中年大叔,身居高位,都快到了后半生享清福的日子了。

  平时少有空闲的时候,也会看看一些小说什么的。

  现在这种情况,她就曾经在某些小说中看见过。

  主人公为了救小女孩被货车撞死,醒来却来到了异世界成为龙傲天的俗套小说。

  所以她也认识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现在就这样死掉了,她很不甘心。

  “啊啊啊啊!!!”

  胡思乱想中,都还没搞明白现在自己的情况,不断的大吼着宣泄着自己的负面情绪。

  下一秒,少女好听的喊叫声突然顿住了。

  少女已经确定了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也已经死去,并且转生了!

  “我……我怎么变成女人了?”

  少女深色的眼眸瞪得滚圆,张大了嘴巴,手脚摆动间,听到了铁链的声音。

  并且,她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阵生疼,而且还无法转动。

  此刻她才完全的发现了自己所在的处境。

  自己变成了女人,全身一件衣服都没有,四肢都被铁链给禁锢住,极限的拉伸开,动都动不了,还被挂在墙上,脖子被戴上了铁环,手腕和脚踝非常的疼,不需要看都知道。

  此刻的自己,肯定非常的凄惨。

  “我……我是樱花国的前任首相,来人啊!来人啊!快放开我!”

  少女急得重新大叫起来,尝试着挣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还让自己更加的痛苦了。

  “有人吗?救救我!我是樱花国的前任首相啊!”少女不断的重复着自己的身份,当然,前世的。

  少女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身为高位者,自然是有她本事的,处事不乱是最基本的修养,她试着观察周围,只见到正前方,立着木质的箱子。

  “呼……呼……”

  可是她现在连转个头都做不到,只能抬头或者低头,然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死去,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平静下来。

  就在少女还在思考时,地牢回荡起,铁锈摩擦着地面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地牢。

  伴随着这道声音,还有一位,成熟的女性声音。

  “呵,终于醒了吗?战败者!”

  没有让少女多等,那发出声音的女人,来到了少女的面前。

  她的后面还跟着两位身穿铠甲,长发飘飘的女子,腰间还别着长剑,很是帅气,站在了地牢这个房间的门外。

  在少女面前的,那是一位身披金色衣袍的漂亮女人,不会超过三十岁,她有一头非常长的头发,红色的。

  头顶还带着金色的王冠,上面还装着红蓝绿三颗宝石。

  衣袍一直到她的脚边,就在各种各样的花纹,金边,是一件非常华丽的衣服,还披着一件金色,三只脚怪鸟的图案披风。

  这样的装扮,承托出女人高贵的气质,只是处于这种完全不属于她的地方,太过于违和。

  “你……你是谁?”少女问道。

  “呵呵,已经接受不了,都故意装作不认识了吗?”女人讽刺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放开我!”少女怒瞪着女人,常年高位的她,丝毫没有如今处境的觉悟。

  女人一下子用力的捏住了少女的下巴,目光更是不屑。

  “啊!”少女大叫了一声,被捏的很疼,“可恶,快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少女怒骂道。

  女人眉头一凝,抬起了手便狠狠的对着少女抽了一巴掌。

  啪!

  “唔呃!!!”

  少女的脖子被固定住,女人这一巴掌的力道又很大,少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块。

  “你……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樱花国的首相!”

  少女前世出生官家,从小到大都没有被打过,进入政坛后,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了全樱花国最年轻的首相,更是受无数人的敬重,当然,还有谩骂。

  她几乎气炸了,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现在恨不得跳起来,反手一巴掌甩回去。

  “可笑的亡国之君,还沉浸在美梦中吗?”女人的另一只手,猛的捏住了少女的胸前的那一团乳肉,狠狠的捏动着,道:“如今的你不过是本皇的阶下囚罢了。”

  “啊!!放……放开啊!”少女大喊着,女人手上的力道,让少女的胸,被捏的很疼。

  啪!

  “呜啊!”少女的另一边的脸也被扇了一巴掌,脖子都感觉快要断掉了一般,嘴角都流出了些许的鲜血。

  “贱奴,居然还敢和本皇如此说话吗?”女皇动怒,直接从衣袖中拿出了一根准备好的羊脂白玉,用手摸了一摸,便向着少女的腿间放过去。

  “唔……你……你干什么……”少女看见了女皇手上的东西,再一次低下头,却完全无法看到下身的情况。

  可是她能感受到,那个女皇手指拿着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腿心上。

  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

  “停,停下!”

  不顾手腕和脚踝的疼痛,又开始挣扎起来,

  可是下一瞬间,一股无法忍受的痛苦从下体传来。

  “啊啊啊……好痛……好痛……呜呜呜呜……”少女顿时惨叫起来,这是一种少女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痛苦,身体像是撕裂一般,她根本无法承受。

  女皇抽出了手中的玉势,上面新染上了红色的血液。

  女皇举到了少女的眼前,笑道:“贱奴你看,你的清白之身已经消失了呢~”

  “呜呜……好痛……不要……原谅我……”少女身体在颤抖,眼眶中又大量的泪水流出,感觉刚刚的那种痛苦,丝毫不弱于自己被刺杀时中枪的痛苦,一下子就又让少女回想起了死亡的恐惧。

  变成了女孩后,心态似乎也发生了变化。

  “当然会原谅贱奴啦!本皇会好好的享受你,玩弄你,还有折磨你!”说罢,女皇又是将手上的玉势放在了少女的小穴口上,那里有一道红色的鲜血从少女的小穴中流出。

  “不要……求求你……我是樱花国的首相啊……”少女痛哭着,身体被固定住,就连闪躲的权利都没有,从最高的权利中,跌落到了阶下囚被这样羞辱,这样的身份转换,让少女完全的崩溃了。

  只是这样一位战败国的君主,还被敌国俘虏,早就已经是前任了。

  女皇不为所动,一个发力将玉势插入少女的身体,然后立刻就开始用纤手发力。

  “啊啊啊啊……杀了我……杀了我啊……”少女又体验到了那种撕裂的痛苦,现在,之前没有死的庆幸,早就已经没有了,她恨不得没有转生,而是直接死去。

  “贱奴想死的权利,也在本皇的手中!”女皇恶狠狠的说道,将手上的玉势一下又一下的捅进少女的小穴中。

  脆弱的樱唇都被完全的塞了进去,花瓣肿胀,还有道道的红色血液从少女被撑开撕裂的缝隙中流出,伤口被弄的更大了。

  在最后一下的发力中。

  少女哀鸣起来,抬着脑袋眼睛泛白,无法呼吸,几乎要死去的样子。

  玉势整根都插入了进去,破开里面嫩肉保护中的另一道小嘴,将少女的子宫完全的贯穿。

  女皇又是用力的将玉势抽了出来。

  少女的穴儿还是干涩,这样快速粗暴的插入和抽出,就算是白玉制成的玉势,可是少女狭窄紧致的通道,也还是让少女小穴的嫩肉被磨破,又是有细细的血液流出。

  “呃,好痛……不要这样……饶了我啊……”少女大声的哭泣,哭声在整个地牢中都很是清晰。

  就算是这样的可怜,女皇依旧不曾动容,她们之间的仇恨,直到一方灭亡,都不会洗刷。

  “哼,你们樱花国桉蓓氏族不是很有骨气的吗?怎么这就求饶起来了,呵呵!”女皇握着手上的名贵石料,然后下一刻表情变得嫌弃,将那玉势丢到了地上。

  接着转身,悠悠的脉动步伐,便要离开。

  走到了门口,转过头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位女子,看着地牢中的少女,道:“她就给两位立下功劳的女将军,消遣一下吧。”

  两位女将军,抱拳单膝跪地,看着地面,异口同声的说道:“谢吾皇!”

  “对了,命令下去,再把贱奴赏赐给女士们,犒劳一下她们大家。”女皇说道:“每日灌满一百位女士们的爱之液,务必确保贱奴的性命与健全,让贱奴诞下子嗣后代,作为发泄工具,世世代代都为最低贱的娼妓。”

  “遵命!”

  女皇离开了这里。

  桉蓓姓氏的少女听到了女皇离开前最后下达的命令,充满了绝望,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逃开身体上的枷锁。

  ……

  等女皇走后,两位女将军也踏入了牢门。

  互相对视了一眼,嘴角带笑,看向了全身赤裸,被禁锢住四肢的樱花国首相女皇,不对,是前首相!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呜呜呜……”少女预感到了接下来自己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能作为第二位享受高贵的樱花国之主,还是挺不错的嘛!”两位女将军中的其中一位笑着说道,捡起了地上那个染着少女处子之血的玉势。

  来到了少女的面前。

  女皇离开后,没有了那种压迫感,两位女将军也完全放松下来了。

  早就已经迫不及待,蠢蠢欲动了。

  她直接一把用手指夹住了少女左乳上的小樱桃,用力的扭动拉扯起来。

  “啊啊……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呜呜……”少女备受折磨。

  另一位看到了点着头,接着朝着背后那木柜走了过去,伸手打开。

  露出了木柜中,挂的满满当当的刑具。

  有长长细细的鞭子,有铁烙,还有一对长长的和玉势差不多,但是却连着绳子的东西。

  她随手就拿起了了其中那根非常粗大的,柱体遍布圆圆的凸起物,连着绳子的玉柱。

  重新回到了少女的面前。

  只见同伴一手捏着少女的玉乳,一边将手中那女皇使用过的玉势插入进少女的下体。

  握在手心中,不断的抽那抽插着,还流着血的小穴。

  少女惨叫连连,面色痛苦,下身腿心完全的肿胀了起来,小穴花瓣内的那些嫩肉都变得血红。

  女将的心中升起了施虐的欲望,更是有报复的快感。

  她急切的脱掉了身上的轻甲,露出了有好几道伤疤的身体,这都是战斗时留下的,荣耀的象征。

  看到了少女身上那洁白无瑕,完美无缺的白皙肌肤,内心对敌人的仇恨值更甚。

  快速的将那刑具绑在了自己的腿间。

  到了牢门外某处的拉杆。

  将少女调整到了房间的中心,也将锁链松了松,脖子上的铁圈也被卸了下来。

  “呜呜呜……不……放开我呜呜呜……”少女终于可以移动自己的四肢和头,但是这个范围,怕是只有那么一只手的距离,几乎和动不了还是没任何的区别。

  那位女将来到了少女的背后。

  双手也从后面抱住了少女的一只小白兔,当然,另一只被另一位女将把玩着。

  同时,另一只手调整着粗大玉势的位置,对准着少女的后穴,想要插入进去。

  “呃……不要……真的不要……饶了我……呜呜呜……”

  “嗯,贱奴都还有哭的力气呢。”

  “来,我帮你固定住贱奴,你直接插进去她后面!”

  少女面前的女将说道,然后腾出手,就将那羊脂白玉留在了少女的穴中,抓住了她的腰。

  “呜呜……那里不要……求求你们……直接杀了我吧呜呜……”少女一心求死,不停的摇头拒绝着,小幅度的挣扎,稀疏的铁链声,也是最大的努力了。

  “呵,怎么可能会让你死去呢!女皇可是说过的,女士们还等着用贱奴来发泄呢!将百年来的仇恨,全都发泄到你这个贱奴身上!”

  说罢,用力的挺身,试图将玩具插入少女的后穴中。

  可是那么的粗大,还没有扩张过,完全无法插入进去。

  “啊啊啊——”少女惨叫着,这还仅仅只是开拓,便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太紧了,插不进去!”女将已经很用力了,腰部传来了巨大的阻力,只微微的打开了少女的后穴,无法插入。

  “那我来帮你把。”

  正面的女将抓住少女的臀瓣,用力的向两边掰开,让少女的后穴扩开一些。

  “呃……救……啊啊好痛苦……死了……死了啊啊啊啊!!!”

  少女凄厉痛苦的哀鸣声。

  在另一人的帮助下,粗大的玉势又是前进了一分。

  敌人这样的惨叫声,更别提还是敌人的王,只会让她们获得更多报复的快感。

  在这样的攻势下,少女的后庭节节败退。

  在插入到了玉势那般的粗大后,女将微微的抽出,在瞬间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一下子,后庭花园的大门敞开。

  只听见‘啪’的一声。

  女将成功的将那粗大的刑具,完全的插入进了少女的后庭。

  而少女也是张大了嘴巴,翻出了眼白,脑袋无力的垂落,没有了反应昏死过去。

  她的小穴,本就占据了。

  这下后穴又没有任何的润滑和扩充适应的情况下,一下子全部插入了进去。

  少女后穴,那条沿着后庭的小道,撕裂了,血液从上下两边流了出来。

  “昏过去了。”

  正面的那位女将提醒道。

  “弄醒如何?”

  “可行!”

  少女又被弄醒了,继续接受着属于战败者的命运。

  直到两位女将军完全的满足,拿出了某种特殊的道具,装入了高潮时分泌出来的爱之液,在注入另一方的子宫中,便能使其受孕,然后便离开了。

  少女早就已经神志不清了,身体不知觉的一抖一抖的,眼眸中失去了光,无神的看着地面。

  她的下体,前穴和后穴,被肏弄的不忍直视,松松垮垮的,周围的肌肤上全都是血液,阴唇都烂掉了一样,瘫在了穴外。

  少女的身体上也不复往日的光彩,到处都是红痕,被捏出来的,被拍打出来,手腕和脚踝也因为这场性虐中被不停的拉扯,变得一片淤青。

  少女以为终于结束了。

  女将军重新回到了这里,带来了一位穿着紫色长袍的女性,为少女那些受伤的部位涂上了神奇的草药,不过片刻,少女就感觉到疼痛减少了大半。

  可当少女看到了女将军身后,跟着更多穿着轻甲的女士兵,她们面带笑容,盯着少女的眼眸中,满是不屑与玩味。

  牢房的过道处,都是站的满满的。

  少女张着嘴想要发出声音,最后她闭上了眼睛。

  只有轻微的锁链声,传达着少女此刻的绝望。

  ……

相关内容

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