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OTCZ

  漆黑的楼道间,一个黑影轻轻的走到了防盗门前。月光从门边的窗户外照进,打在了黑影身上。

  这是一个消瘦的男人,他全身近乎赤裸,除了一双袜子、一个腰包以外,竟然没有穿任何衣服。

  但是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存在,因为现在是凌晨两点,这层楼,除了赵英以外,所有的人都在温暖的被窝里。

  这个有些瘦弱的男子叫赵英,他低头借着苍白的月光,看了一眼表:现在是01:39。

  接着轻轻的侧身贴在门上,又没有完全贴合留下印痕。赵英放缓呼吸,确定了这户人家全都睡着了,接着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崭新的钥匙。

  在一些日子前,他在兼职送外卖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户人在早上出门的时候,竟然忘记关门了。于是赵英当机立断,进门找到了钥匙并复制完放了回去。

  赵英的主业,是当一名“高买”。所谓“高买”,指的是买东西的手法很高明、不需要付钱,也就是形容小偷的雅称。

  赵英曾学习过一门家传绝学,叫“迷踪步。当他双脚立地、下盘不动的时候,别人都会下意识地无视他的存在。

  就因为这门绝学被他父亲一次醉酒之后泄露,十年期间他家被革了个满门,就他父亲带着他因为外出做活而逃过一劫。

  学了这招,即使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搜身占便宜,别人也不会有反应。

  也正是靠着这迷踪步,赵英才多次作案,至今未被逮捕。

  回到正题,赵英手里一拧,门便悄无声息地开了,也没有一点声音。他轻轻迈入漆黑的屋内,宽敞的客厅一片死寂,只有些许淡淡的鼾声从里屋传出。

  轻手轻脚的带上门,走到卧室外。赵英从门缝看见这次的目标屋里还没有熄灯。还没等他做些什么,就听到屋里传来推开椅子的声音。

  赵英一惊,快速的贴墙而立。面前的卧室门锁一响,轻轻的开了起来,一个女孩边走边摘下眼镜,揉着困倦的眼睛走去卫生间,完全没有在意墙角瘦小的男人。

  啪嗒~啪嗒~随着脚步声进了卫生间,门在吱呀一声关上,哗啦啦得水声传了出来,赵英见此趁机溜进了卧室中。

  左顾右盼,他发现桌上正巧有半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想必一会就会被喝掉。

  赵英从腰包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把里面的粉末洒进被子里,用手指一搅,那水便恢复了清澈。

  侧耳一听,女孩已经开始冲水了,赵英赶忙躲在了角落一处不起眼的地方,以免被撞到,破了功。

  这迷踪步虽是神奇无比,但一待运功,这双脚就如同树根,动弹不得,一旦稍有移动,便会效果全无。

  在这种情况破功,用屁股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只等那一声尖叫传来,估计明早的头条就是他了。

  片刻,少女打着哈欠走进了房门,窸窸窣窣的收拾起了桌面,随后不假思索的一口喝完了杯中的水,准备休息。

  漆黑的夜晚,房间里除了墙角昏暗的小夜灯,就只剩女孩昏黄的台灯还在放出光线。

  赵英看着一身粉红睡衣的女孩,嘴角露出一丝猥琐的微笑。他现在年纪已过了不惑,虽未曾结婚,然已有数个子裔。其中原因,各位不得而知。

  他做活时常劫财又劫色,但是为了确保安全,一般不会动处女,也尽量不会留下痕迹。即使是下种也是千挑万选找好时机才动的手。

  赵英经过多次踩点、偷听,对这个女高中生有了几分了解。眼前的女孩叫林茜,虽然最近刚满十八,但是早在几个月前的时候,就把初夜给丢了。也正因如此,赵英才决定对她下手。

  房间不大,赵英蹲的角落恰好和女孩很近,他带着得意的笑容,抬手摸了把林茜的屁股,丰满、挺翘,而头脑昏昏沉沉的女孩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上的异样。

  年轻女孩的肉体是那么的迷人,赵英已经有一年未曾享用了。因为疫情和严打,他猫了许久未敢动身,熬到了最近管理放松了许多,才有机会来开开荤。

  林茜喝干下了药的水,没两下就感觉头晕目眩,晃晃悠悠的趴倒在床上,扭动两下,没等把被子盖好就睡着了。

  见状,赵英缓缓站起身松了松骨头,反手把门关上,咧开嘴露出一口黄牙笑了起来。

  轻轻的把手放在女孩年轻迷人的曲线上摩挲,赵英又等了几分钟,确认药效发作以后,靠近床边,轻声叫道她的名字。

  “林茜?林茜?”

  女孩的呼吸依然平稳,即使赵英提了点声音或者贴在耳边也没反应。赵英心想,成了!

  接着他爬上了床,轻轻扒下林茜的睡裤和蓝白条纹胖次,露出女孩光滑的雏菊和略有几缕芳草的小穴。

  即使已经不是处了,但是年轻的肉体带来的加成让蚌肉依旧粉嫩,阴毛呈倒三角状分布在两腿之间,好像在欢迎赵英的到来。

  赵英把头埋在林茜的双腿间,一丝沐浴乳的气息与少女的温热体香传入鼻腔,迷人的味道令他心旷神怡。

  男人粗短的胡须刺在女孩细嫩的皮肤上,女孩刚到有些不适,“嗯~”了一声。把赵英吓了一跳。

  赵英没敢闻太久,因为打底药还没注入。他从腰包里又掏出一根细细的软管和一个吸饱药水的注射器,给林茜的肛门抹上些许开塞露之后插了进去。

  恰巧林茜是趴在床上,双腿又大字形张开,后门十分的放松。赵英只是轻轻一松,再一压,注射器便顺利的把药打入。

  随着打底药的注入,林茜睡得越发深沉,以至于裤子被彻底的脱掉、下半身赤裸在外也没有反应。

  打完药以后,拔掉管子。赵英把林茜轻轻的翻过身来,解开睡衣前面的扣子。

  也许是因为睡觉时穿着内衣不舒服,林茜并没有带胸罩,任由约C杯的双乳耸立在胸前,即使在重力的作用下也没有摊开。

  赵英侧躺在林茜身旁,一只手把一个跳蛋塞进林茜的嫩穴里,然后在林茜的屁股底下垫了一块从衣柜里找出的厚毛巾,另一只手撑住身子,方便赵英舔弄她的奶子。

  “吸溜~噗嗤~”赵英的舌头在林茜的乳头上打转,不时吸在嘴里然后把乳法拉成锥形再放开,欣赏自由落体带来的乳波。

  在等待药效发作的时候,随着赵英的舔弄与跳蛋的刺激,赵英感到嘴里的小葡萄渐渐变得有些充血发硬,身边的佳人也开始呼吸变重,打起了呼噜。

  因为早有准备,赵英没有穿戴内裤,胯下的大鸟暴露在空气中,耷拉在少女白嫩的腿上,摩擦着棒身给她涂抹上了前列腺液。

  赵英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在五点前必须搞完离开,随即便下了床,把林茜的头拉到床边,自然下垂,让她的嘴巴自然张开,与食道成一条线。

  然后,赵英双腿夹住林茜的小脑袋,虚坐在她的脸上。肉棒压在下巴上,两个沉甸甸的阴囊压在林茜大张的嘴前,随着呼吸摇摆不停。

  男人跨间的气息也随之传入少女的鼻腔,刺激着大脑做好交配的准备。

  从踩点时看到的日记里,赵英了解到林茜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所以知道她肯定不会给她男朋友口交的。

  所以此时,赵英不无得意的拿走了林茜的首次口交,虽然说林茜是第一次,但是赵英早已是身经百战,林茜无意识的吮吸舔弄并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爽感,更多的感觉来源于采花的刺激和迷玩的征服感!

  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像这样随心所欲的玩弄女人的浑身上下的,这就是迷玩的魅力,你完全不需要照顾对方的感受。

  看着胯下的肉棒和在抽送中鼓起、凹下的脖颈,赵英不禁想起自己当初第一次的口交,竟然是在自己妹妹的嘴里。现在一回想,真是有些梦幻。

  赵英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分外的刺激,林茜的小嘴十分的温暖、湿润,赵英的大屌在她嘴里缓缓的抽插,左手抵住她的下巴方便抽插,右手则继续摸着林茜胸前的嫩乳。

  进进出出了十多分钟,赵英觉得前戏做的差不多了,便拔了出来,准备享用正餐。

  把林茜拉回一点,免得头在床外把脖子搞断了。接着赵英把林茜的双腿呈M形打开,只见粉嫩的水帘洞映入眼帘,几滴小水珠点缀在黑森林的下方,垫在屁股底下的厚毛巾已经被打湿了一小块。

  赵英见到波光盈盈的穴口,连忙把嘴凑了上去,嗦了两口,一下子满嘴就都是一股淡淡的酸味和少女蜜汁的香甜。

  赵英咂咂嘴,连声称赞美味。再埋头在被开腿带开的穴口处,吮吸舔弄了半天,林茜的两瓣小阴唇也被吸得通红。

  随即,赵英侧头吻向林茜的两只小脚。先从后脚跟开始,张嘴轻咬,林茜的脚后跟很有嚼劲,赵英在上面留下了几个浅浅的牙印。

  接着他顺着足纹,舔舐着纤细的脚心。林茜已经是高中生,脚底自然有些许的老茧,但整体还是比较粉嫩的,特别是几颗脚趾,分外的白嫩与修长。

  赵英听说,林茜的这种叫“埃及脚”,是亚洲人常见的脚型,指的是大拇指到小拇指依次由长变短,形成一条斜线。

  赵英想到这里,转头一看,两人的脚型真的有几分相似。嘿!还真有点意思。

  玩了许久,赵英也有些等不及了,一路从鲍鱼吻到可爱的小肚脐,再配合两只禄山之爪攻上了圆润的红豆馒头,最后与林茜微张的小嘴来了个舌吻。

  赵英趴在林茜的身上,扭动着瘦小的身体,从侧面看去,竟比林茜还矮小几分。

  “滋滋~滋滋~”赵英把林茜的小嘴吸得水声直响,不时把她的小舌头吸到嘴里挑弄、啃咬。

  赵英尝到林茜的嘴里有一股薄荷味,想必用的是黑人牙膏吧。他心里一笑,今天让你尝尝黑屌牙膏!

  过了一会,亲够了的赵英爬起身,左手拉过林茜的腰身,右手扶着肉棒对准穴口上下剐蹭。

  没两下,肉棒也变得波光粼粼起来,不过,黑红的龟头和青筋缠绕的棒身多有几分狰狞。

  赵英对准那个粉红的小洞一挺腰,在充足的前戏之下,肉棒便顺畅的一杆进洞,齐根没入。

  接着赵英开始缓缓抽送,年轻的小穴迎来一个老男人的肉棒,被迫进行着榨精。

  嗯哼……嗯……唔……

  身体里传来的充实感,让睡得正香的林茜,舒服的用鼻子发出一声声娇哼。

  努力学习到凌晨的林茜哪里能想到,就算睡着了还要被老男人玩弄自己的身体。

  赵英感觉肉棒插进了一团滚烫的水里,又被有着无数褶皱和颗粒的穴壁挤压吮吸着,这年轻人的身体,哪是他以前玩的那些熟妇能比得上的?

  “啪~啪~啪~……”一阵轻响回荡在昏暗的房间里,肉体与肉体间的碰撞声不断传来,即使赵英刻意控制动作放轻,也还是有些许声音。

  “哦,闺女。你下面吸得可真紧啊,”赵英趴在林茜的奶子上吸了两口,一脸惬意地说道。“奶奶滴,你这骚货是想要吸干老子嘛?夹这么紧。”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趴在林茜的美体上耸动腰跨,苍白瘦小的身体上那根突兀的黑棍子,不停的在女孩的嫩穴上进进出出,与白嫩的、粉红的蚌肉一比,显得十分突兀。

  就这样没有多少技术可言的抽插中赵英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还没十分钟,他就感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马眼尖儿,传到尾椎骨,再顺着脊柱传上了脑袋里,刺激了多巴胺上分泌。

  “哦唔……”赵英译一下子没忍住,精囊一个收缩,一股股积攒许久的浓精被有力的泵入温暖潮湿的腔道。

  被这股炙热的液体一冲,林茜也浑身一颤,赵英登时感到一股热流逆着射精吹到了自己的龟头上,同时林茜的小穴也开始了抽搐一样的收缩。

  不一会,赵英的棒子变得软了下来,只是夹在林茜的穴口没有滑落。而无穷无尽的小蝌蚪,纷纷在林茜粘稠爱液带来的帮助之下,争先恐后的钻向了被赵英的棒子撞得有些开口的子宫口。

  过了一会,彻底软下来的肉棒离开了林茜的小穴,一些射的比较靠外的白浊流了出来。

  凌乱的芳草地、微微张开像是在喘气的幽径、一股细长的白色液体从中流出,显得无比的淫靡(Mi)。

  擦干净流出来的牛奶,赵英给仰躺着的林茜屁股底下垫了个枕头,再把跳弹塞进去开着低档,防止那些子孙流出来。

  借着接着靠在了床头,赵英怀里搂着睡得正香的林茜,圆圆的小脸蛋上挂着一丝浅笑,如同得到了满足的小猫一样。

  赵英嗅着女孩的发香,嘴里轻咬她的耳垂、耳廓——有一点点咸呢,看来她没有把耳朵里面洗干净。

  而手里也没闲着,右手搂过臻首,用食指和拇指伸进林茜的嘴里,玩弄她的舌头,而左手则是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揉弄着两只白兔,搓扁揉圆,偶尔再捏着小奶头提拉起来,一松手,就会看见林茜的奶子像果冻一样,发出一阵阵的乳浪。

  玩了一会,赵英看了一眼时间,才02:17,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爽。翻身离开床铺,顺手给林茜盖上被子以免着凉。赵英轻手轻脚的在林茜的闺房里四处张望了起来。

  少女的房间贴着粉红色的壁纸,上面绘制着一些可爱的东西。桌上摆着一个装满笔的笔筒和一些文具,赵英拿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一会用。

  接着他走到了了门边的衣柜前,侧对着门,正准备打开衣柜。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吓了赵英一大跳。

  他一动也不敢动,死死盯着轻轻打开的房门,浑身僵硬,屏住了呼吸。只见门开了一个缝隙之后,一个中年男子慢慢的把脑袋伸了进来,看见林茜睡得正香之后,又把头缩了回去,轻轻的关上了门。

  这时赵英才敢呼吸,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又刻意控制了音量,不过十几秒的功夫,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随手盖上了被子、还好是站着不动的时候开的门、还好关了灯……无数个恰好让赵英不禁感叹自己的幸运和谨慎。

  花了一些时间确定了危险接触之后,赵英轻轻打开了衣柜。衣柜让赵英知道了少女也是女人,因为占了一面墙的衣柜竟然摆的满满当当的。

  JK、短裙应有尽有,连袜子都有专门的一个柜子。赵英看的眼花缭乱,最后挑了一件宽松的无袖露脐装(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叫)、一条短裙以及一只白丝和一只棉袜,回到了床边。

  揭开被子,仰躺着的林茜玉体暴露在空气中。赵英把她扶到床头靠着,伸手在她的胸前忙活了起来,不一会,赵英满意的看着眼前的杰作:两只嫩弹奶子上的乳头,在赵英的玩弄之下从小红豆变成了大红豆,虽然和熟妇的紫葡萄相比小了几分,但是与同龄人一比,也算是一大粒美味!

  而此时两粒充血的奶头,正被赵英用细线绑住,拉靠在了一起。这使得本来分列两旁的奶子紧紧夹靠在一起,造就了一条深邃紧致的乳沟。

  赵英看的口水直流,连忙吐了一口唾沫在奶子上,用肉棒抹匀后,把油光发亮的棒子插了进去。

  在女孩软而Q弹的脂肪努力之下,赵英只感觉整根肉棒仿佛被夹在两坨果冻里,四面八方都传来挤压的感觉。

  而在口水的润滑之下,林茜细致白嫩的皮肤与黝黑肉棒的时隐时现又给赵英在视觉和触觉上的双重享受。

  玩了一会,赵英就拆掉了细线,否则再玩下去第二天奶头就会发青肿痛了。

  接着赵英又把林茜翻了个身让她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沉睡的林茜浑身放松,屁眼也随着主人的呼吸,一张一合。

  因为林茜有着洗屁股和灌肠的习惯,赵英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再加上没有色素的沉淀和肤质良好,赵英对其并没有什么排斥。

  他轻轻舔舐林茜的小雏菊,时不时把舌头用力的往里面钻。每当赵英用力的时候,因为察觉到异物的侵入,林茜就会下意识的夹紧赵英的舌头,过一会适应之后又会松懈下来。

  一紧一松的,赵英两手揉捏着林茜挺翘的小翘臀,玩的不亦热乎。偶尔再往下舔一下,舌头舔着大阴唇吸得啧啧有声之时,鼻头又会被粉嫩的肛门夹吸。

  舔过瘾完,赵英又拿出一只笔来。这只是橙光军工制作的黑色水笔,为了迎合学生们的审美需求,笔身绘制各种可爱的图案在粉色的背景上。

  而鼻毛则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哈喽Kity猫,赵英不太理解现在的孩子,这么一只破笔居然要卖十块钱,却也没见得多好用!

  不过今天它要做的事情也算是符合身价了,赵英想到这里,笑了笑。随即将细长的水笔插进了林茜的逼里。

  年轻的嫩逼即使有着充分的润滑,水笔仍然十分顺利的进去了大半根,把跳蛋往里面顶了些许,激得林茜又是一声娇哼。

  赵英感兴趣的抽插着,突然想学着小电影里,试试看到底能插进去多少只笔。

  于是他把桌上的笔筒端了过来,一只、两只、三只,林茜的爱液经过了许久的积累,十分充足,在前戏做足的情况下赵英轻轻松松的插进去了6支笔。

  又过了一会,在第十二根笔插进逼里之后,看着绷紧的穴壁,赵英终于把笔拔了出来,怕留下痕迹嘛。

  玩了快一个小时,赵英又有了兴致。起身拿过准备好的衣服,动作麻利地给面前的大玩具梳妆打扮起来。

  不一会,一个穿着短裙露脐装、一脚黑丝一脚白丝的少女,便跃入眼帘。再加上赵英梳理出的双马尾,妥妥的活力宝贝啊!

  赵英“吧唧”一口,亲在了林茜的小脸上,林茜面容呆滞两眼无神,就像震惊于被一个大叔强吻了一样。

  接着赵英取出跳蛋,腰身一挺,就是一招“利剑归鞘”。在林茜的嫩穴中“噗叽噗叽”的抽插没几下,赵英就又拔了出来。

  别误会,赵英还没结束呢,第二次一般会比第一次耐久度更高,赵英亦如此。

  他只是进了热情好客的洞穴里,借了一身润滑服,方便进入两瓣玉臀山中间的褶皱深渊探索而已。

  肉棒捅进了少女的后门,这是未曾被探索过的未知之地。十八年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进入到这个幽深、黑暗,布满褶皱、粘液,还有着巨大压力的洞穴。

  果然,还没等棒子探险队全体进入褶皱深渊,先行进入的部分就感到了远胜于玉门关的压力。

  这股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在褶皱、肠液、爱液的辅助之下,狠狠地对棒子探险队进行绞杀。

  一道道褶皱有力的剐蹭,在赵英的心头掀起一阵阵快感,大量多巴胺的分泌让他爽的有些翻白眼。

  跪姿后入的体位,让林茜身上的小裙子失去效用,短短的裙边不过盖住臀部的上方,恰好漏出了两个眼。

  而一根黑色棒子正在上方放倒眼里进进出出。如同排泄时带来的快感,使得下方的穴眼涌出一股清泉,顺着白嫩的大腿打湿两只丝袜。

  一个用力,整根肉棒深入了直肠的尽头,赵英把林茜搂在怀里,双手伸过腿弯,一把把林茜娇小的身子抱了起来。

  瘦小的男人抱着身形差不多的少女,场面顿时有些滑稽,但是与他身形不符的黝黑大屌此时却在林茜的胯下进进出出。

  赵英一次次把林茜抛起,让其在重力作用下主动吞入他的阴茎。火车便当的姿势让他轻易的把近20公分的长枪尽数没入。

  长时间的调情、抽插,林茜浑身都有些发红,小脸更是红彤彤的,嘴里不时喘着粗气。

  不知道她在梦里,是不是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呢?赵英恶趣味的想到。

  过去了十几分钟,赵英换了几个姿势,在括约肌的夹吸之下,终于有了一丝尿意。

  他赶忙加快了耸动的速度,在射精之际,探头在林茜发红的耳朵边,轻声说道:“骚货,夹紧了!”

  说罢,便是一个挺跨。肉棒齐根没入在白嫩的蚌肉间,阴囊与阴茎的交界处,肉眼可见一根粗壮的管子在收缩跳动,那是输精管正在将大股的白浊泵入少女的体内。

  这些富含蛋白质的营养物质虽然没有去该去的地方,但是也算不是浪费了。

  被直肠吸收和被子宫吸收,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林茜的小腹微微鼓起,里面装满了赵英的精子。唯一的出口被赵英软下来的肉棒堵个严实,使得其没有一丝流出。

  天色已经开始有些许变亮,四点了,赵英升了个懒腰,开始了收拾。

  用湿巾清洁了少女身上的精液,干涸的精斑便不予理会。之后再将一切恢复原状,放回原处。

  门咔哒一声,机关接合。赵英除了几个G的照片和视频什么也没有带走。

  太阳如同昨日一样升起,生活也还在继续,又是崭新的一天。

 �


��


  全文完

相关内容

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