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明月照青石
  写在前面:这是一本长篇母子文,承诺无绿无雷。除了妈妈外,还有姐姐,
  小姨,老师,老师女儿(女友)其他女主。我想写欢快一点的风格,也希望大家
  希望。
  第一章.讨打的我
  正文:「妈妈,可不可以不打我?」我怀里抱着枕头当作防御缩在角落里弱
  弱的求饶。
  「哼~ 」妈妈气急反笑,扬了扬手里的竹板,看着我说道:「你还有跟我讨
  价还价的脸皮吗?」
  「有的有的!」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什么都没有,唯独脸皮厚,露出一副
  委屈可怜的表情,说道:「妈妈,你不是常说我是您身上掉下来的肉吗?打我你
  心里不会痛吗?」
  「会痛啊!」妈妈手里的竹板没有打下来,而是轻轻的拍着自己的手掌,脸
  上一副戏谑的笑容,似乎在看一只猎物的垂死挣扎一般,想看看我还能继续胡扯
  什么。
  「不过我今天要是不抽你,我会气的脑仁疼!」妈妈戏谑的笑着补充道。
  「妈妈,如果我说下次不敢了,你可不可以不打我?」我继续求饶,看着妈
  妈手里那长长的棕色竹板,身上一阵发毛,心里已经恨死路瑶了,我已经深刻的
  领略过它打在身上的威力,现在是绝对不想再试一次了。
  路瑶是我姐姐,目前江城师范大学读大二,一个一百零八颗心眼子都是坏心
  眼的女人。之前看到妈妈揍我没有趁手的武器,便当起了狗头军师,教妈妈制作
  了这根竹板,先去乡下找了一根罗汉竹,选取一根笔直的没有结节的一段,削去
  锋利的边角,再用特殊的油脂烹煮几个小时,最后晒干制作而成。这根竹板抽在
  身上不留疤痕,但每一次都会痛到发麻,痛感延续至少半个小时以上,上次挨完
  打后,我觉得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
  妈的!什么时候也得让路瑶那坏女人尝尝这玩意的滋味,我恶狠狠的想着。
  不过面对眼前的妈妈,我依旧从心底发怵。
  我妈妈叫柳青溪,是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老板和主编,手底下有数个粉丝千
  万级别的账号,平时在公司都是行事果敢,一言九鼎的柳总。她的公司蒸蒸日上,
  于是她便把管理公司雷厉风行的手段也用到了教育我和姐姐身上,呃~ 主要是我
  身上,因为姐姐路瑶相对……明面上要让她省心点。
  我就这么缩在床头柜与书桌之间的角落里,坚决护住自己优美的臀部,和妈
  妈比起了耐心,不断的在心里祈祷妈妈的下属赶紧一个电话把她叫走,我好找机
  会再去小姨家躲一躲。
  我弱弱的抬头看着妈妈,柳总现在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袖子撸到了胳膊处,
  露出如雪般白皙的手腕,西装的扣子没系,里面是纯白的女士衬衣,胸脯上两团
  豪乳将衬衣的扣子撑起;下身是一条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裤,一双修长的美腿被我
  脑补了很多次穿上黑色的模样,可惜柳总从来没在我面前穿过。不过她一双精致
  的玉足此刻却是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这也是我没有听到脚步声被抓现行的根本原
  因,
  可恶,没想到柳总也这么狡猾了!
  我默默想着!
  「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月你应当说过三次『下次再也不敢了』,今年的话大
  概快有三十次了吧?」妈妈脸上一副从容不迫的表情,嘲讽道。
  「赶紧把屁股撅起来,打完了我还得去上班!」妈妈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
  审视着我。
  「妈妈,我发誓保证是最后一次!」我继续赖着。
  「你什么时候发誓以后再也不发誓了,我就信你了!」妈妈打了个哈欠,前
  后晃了晃自己的脖子,似乎想快点结束这场本该是碾压的战斗。
  「妈妈,您要不还是先穿上鞋吧!地上冷,要是您感冒了,作为儿子我会心
  疼的!」我看着妈妈踩在地上的精致玉足都勾起了脚趾,现在已经是九月中旬了,
  天气已经开始变凉了,我灵机一动谄媚的表示起了孝心。
  我,路安,今天将坚定的守护我的屁股,绝不屈服柳某人的淫威之下。
  我在心底重重的立下誓言。
  「那就不劳您老费心了!」妈妈取笑我道,「你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
  撅起屁股挨今天这顿打!」
  「妈妈,今天我一定要挨这顿打吗?」我定了定心神,趁着妈妈还有耐心继
  续瞎扯。
  「当然!」妈妈说道。
  「柳总,您有没有想过,您待会离开后我还是有可能继续打游戏,不如您先
  把这顿打存下来,等晚上您回来一块打得了!」我说道,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等妈
  妈一走,就直奔小姨家躲到天荒地老。
  「没关系,这顿打完至少你半个小时不能坐椅子,晚上我回来再打一顿好了!」
  妈妈微笑着说道。
  我忽然觉得柳总今天如此有耐心与我扯皮是早就谋划好的,否则也不会光着
  脚来抓我现行。
  「妈妈,如果我告诉你一个路瑶的秘密,你可不可以把她也打一顿?」我咬
  了咬牙说道,挨打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哦,什么秘密?说来听听。」妈妈果然来了点兴趣。
  「路瑶在学校谈恋爱了!」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她都大二了,谈个恋爱怎么了!」妈妈说道,「只要她谈的是个正常人,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同时谈了两个!」我补上关键重锤。
  「什么?」妈妈那淡定的神情终于出现震惊和惊慌之色,脸上露出难以置信
  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妈妈很快冷静下来,一脸怀疑的盯着我。
  「她之前打电话,我偷听到的!」我说道。
  妈妈:「什么时候?」
  我:「她上次回家!」
  妈妈:「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我:「她先后跟两个人打电话,然后都叫了对方老公!」
  妈妈:「如果你说的是假的呢?」
  我:「那您就再揍我一次!」
  「好了,瑶瑶的事先不提了,你的事先来吧!」妈妈似乎开始失去了耐心。
  看着妈妈的表情,我开始有点后悔了,要是最开始就乖乖撅起屁股,现在早
  完事了,现在还拿路瑶扑风捉影的事来拖延时间,好像还把妈妈的超常态激发出
  来了,待会估计刀刀带暴击。
  我慢吞吞的把枕头放到床上,颤抖着站起来趴在床上,露出尊贵的屁股,再
  用被子蒙住头。
  妈妈走上来,一把将我的外裤给扒下,本该是小黄文中暧昧至极的举动,此
  刻却让我胆寒。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屁股,此时感受到了丝丝凉意。
  「啪!」
  「啪!」
  「啪!」
  三声清脆的响声接连回荡在我的卧室,竹板仿佛烧红的烙铁一样抽在我的屁
  股上,仿佛有数万根针齐齐扎入肉中,三下连抽,痛感宛如潮水一样涌来,一浪
  一浪叠高,痛得我张口死死的咬住被子。
  「啪!」
  「啪!」
  「啪!」
  ……
  妈妈一口气又抽了我二十多下,到后面我的屁股已经麻木了!
  「好了!我去上班了!」妈妈终于打完了。
  我揭开被子,颤颤巍巍的扶着屁股站起来,看了一眼妈妈,她的额头竟然都
  开始出汗了!
  「柳总,你可是真舍得下狠手啊!」我哆嗦的说道。
  作为一个男子汉,我发誓这小小的疼痛我绝对不怕,可眼泪就是忍不住在眼
  眶里打转。
  「坐不了就在家站着背单词,瑶瑶的事等我先调查清楚,要是诬陷,哼!」
  妈妈双手叉腰,霸气的冷哼一声。
  我浑身一颤,看着妈妈拿着手里的「打神鞭」走出我的卧室。
  心底却隐约感觉自己要完,用手轻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都怪自己嘴贱,真
  是讨打。虽然我的确是听到了路瑶打电话的事,但是以为对路瑶的了解,她可不
  是那样的人,毕竟她上半年还是单身狗一只被我虐狗来着。
  都怪自己鬼迷心窍,在最近与路瑶女士的几场交锋中,我都完败,已经急火
  攻心了!
  听着妈妈穿上自己的高跟鞋,嗒嗒嗒的远去,直到客厅的大门关上的声音传
  来,我吐出一口浊气,打开卧室门探头望了一眼确认妈妈确实已经离去,这才稍
  微松了口气。
  一瘸一拐的回到书桌旁,习惯性的往下坐,屁股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我
  差点没蹦起来,直得重新搬来一张凳子跪在上面。
  此时电脑上的英雄联盟游戏已经进行到快三十分钟了,敌方都已经在拆我们
  家门牙塔了。
  完了,我的陪玩单子完了!
  我重新戴好耳机,接好语音。
  「喂,在吗?」我忍着疼痛说道,同时操控着我的劫将一只以为我还在水泉
  挂机在我们水泉面前跳舞的辛德拉的人头收掉。
  而那个点了我陪玩的御姐此时还用着一只大盖伦在上路清超级兵,人头比已
  经来到了3-11-2,实在是惨不忍睹!
  而游戏的聊天公屏已经开始了对我的问候,不过鉴于这局游戏在我挂机前我
  都是当之无愧的绝对大腿,所以还没有问候的太过分,而点我陪玩的御姐居然在
  打字帮我编理由解释。
  而由于她实在太菜,把火力又引到她身上去了,正在被队友狂喷!
  我心底涌出一阵感激,强忍着疼痛进入状态。
  「哦哦,在啊,在啊!你回来了啊!」御姐好听的声音响起。
  听起来她好像并没有生气,我松了口气,好好道个歉她应该不会去发帖给我
  差评吧!
  「对不起啊!姐姐,我刚刚有点急事。」我充满歉意的说道。
  随着我的重出水泉,局势有了些许好转,作为一个一区四百分的王者,在这
  钻石局乱杀还是很轻松的。
  「姐姐,你把上路超级兵推出去,然后赶紧从野区过来,远古龙还有三十秒
  就要刷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我一边指挥她,一边开着扫描找机会绕到
  对方野区躲着。
  但是由于刚刚被柳总的打神鞭打了一顿,我感觉我的修为至少被封印了五成,
  手上的操作迟缓了不少。
  双方英雄都开始试探性的往河道探索了,而我的御姐的大盖伦由于装备太差
  还在上路给超级兵挠痒痒,我只能赶紧呼叫她先别管超级兵了,赶紧过来。
  「啊!对不起,我真笨!」御姐一边不好意思的道歉,一边赶紧往这边敢,
  「我的传送刚刚用了!」
  「没事!」我无奈道,心想将这种宝宝带上钻石应该是场罪过吧!
  也不知道这声音如此好听的御姐究竟长什么样子,不过声音这么好听,真人
  肯定也不会差,打一拳能哭很久的那种。
  我方人数不齐,其他人装备平均还差了半件,只能放任敌方先开龙然后让我
  方打野进去试着抢一下。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我带的宝宝,在我的指挥下,她从上路赶来,和在我方红
  区的队友汇合,然后我方打野pin 了信号让她去旁边骚扰一下,她却开着大宝剑
  直接冲进了龙坑,然后瞬间融化。
  「啊,救我,救我!」御姐的声音在我的耳麦响起。
  我无奈的叹气,在心底默念:「她长得好看!她长得好看!」
  待我平复了一下愤怒,我方其他队友已经杀入龙坑,我后方入场直取对方ADC
  ,不过最后远古龙还是被对方拿下,并且此时对方上路的羊虽然被我方布隆没收了
  大招但已经肉到了无解的地步,游戏还是遗憾落败。
  我点了一下失败,退出游戏,此时聊天频道里敌我双方都已经开始对御姐嘲
  讽和谩骂起来。
  「喂。在吗?对不起啊!我太笨了。」御姐居然主动和我道歉。
  「不不不,该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挂机的话就好了……」我赶紧说道。
  「今天还玩吗?」我又问道。
  「不啦!」御姐哈哈一笑,说道:「我马上就要上……上班去了,下次再玩
  啊!你得陪玩费用已经转过去啦,你收一下。」
  我去,这也给钱!
  我看了眼自己的微信,果然收到了御姐转过来的三百块钱。
  眼看着御姐的头像还没有变灰,耳麦也没有断,我看着她惨不忍睹的战绩,
  又嘴贱的问了一句:「姐姐,我看你好像对这游戏不是很熟啊,怎么会想玩这个
  啊?」
  「是我男朋友在玩啦!我想练会了陪陪他!」御姐在那头嘻嘻笑了一声,回
  答道。
  淦!玩游戏都能被秀恩爱。
  不过俺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只是她最近也好像被她妈妈禁足了,一时半会出
  不来了,她也是那种玩游戏又菜又爱玩的那种,妈的,居然有点想她了!
  「好了,弟弟,我先下了啊!拜拜!」御姐说道。
  「嗯嗯,拜拜!」我回答道。
  摘掉耳机,关掉游戏,我这才颤颤巍巍的从凳子上下来,用手摸了摸屁股,
  依旧疼的厉害。
  柳总,够狠!
  不过单词我是绝对不会背的!
  说回来,我叫路安,现在17岁,目前在江城师大附中刚读高三。不过我的成
  绩很差,上次摸底考试,我全班倒数第九。
  要知道在高一那会我还是全班正数第七呢!这也是我现在每次打游戏都会挨
  柳总揍的原因。
  不过现在或许是妈妈已经开始对我彻底失望了,已经从最开始的烦恼和严厉,
  到现在的棍棒教育后听之任之了。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妈妈的公司蒸蒸日上,精
  力有限了。
  而我成绩下滑如此严重的原因也是因为游戏,我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上很有
  天分,刚上高一那会还有职业战队的青训找过我,不过被妈妈直接给我拒绝了。
  而打职业是我的梦想,我很不满妈妈对我梦想的打击。
  于是干脆开始了摆烂,更加沉迷起游戏来,妈妈扣我的零花钱我就自己接代
  练和陪玩赚钱,打定注意高中结束后去当主播,对于柳总的苦口婆心一概当作了
  耳旁风。
  我现在坐不能坐,估计妈妈晚上回来还是不会轻易放过我,决定还是去小姨
  那里躲一躲。
  我轻轻揉着感觉不是自己的屁股的屁股,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来。
  这时,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是姐姐路瑶打来的视频。
  「喂!」我接通后,忍住疼痛,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哟~又挨打了吧!老弟!」路瑶边走边嘲讽我道。
  「谁挨打了,我才没有呢!」我嘴硬道。
  「怎么可能!我让妈妈光着脚去看你房间的,妈妈放过你了?」姐姐惊讶道。
  「什么?是你这天杀的恶贼!」我骂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怎么可能会
  忽然就光脚来查房。
  「嘶~」一激动,屁股感觉更痛了,我忍不住到洗了个一口凉气。
  「哟~这么疼啊!来姐姐吹吹!」路瑶幸灾乐祸的说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打电话找我干什么?」我没好气的说道。
  「没事啊,我马上上课了!就是看看本小姐的阴谋得逞没有,看来这次柳总
  又超常发挥了啊!」路瑶哈哈笑道。
  「路瑶,滚你妈的!」我骂了一句,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这时我又想起我给妈妈说的路瑶交了两个男朋友的事,多半是假的,完了,
  又要挨打了,妈的,又要被某人嘲笑了。
  他妈的,苍天不公。
  也不知道路瑶那天在叫谁老公呢!
  我挂掉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看了小姨的朋友圈,都是我的小侄女
  奶嘟嘟的样子,靓女两分钟前正在晒娃,看来在家,甚好!
  「小姨,在吗?」我发了条微信过去。

 第二章.去小姨家
  「哟,这是又挨打了啊!」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小姨发来的消息,嘴角一抽,玛德,她怎么知道了!
  天杀的路瑶嘴巴真快!
  「是不是路瑶告诉你的?」我气呼呼的问道。
  「没啊!」小姨回答道,「不过你今年来我家六次了,其中四次是挨打之后
  来躲你妈的!」
  小姨发完消息还配上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
  我回忆了一下,淦,好像还真是!
  「那么,靓女再让我去你家躲两天如何?柳总现在是真狠啊!」我问道。
  「来吧!来吧!反正我一个人正无聊!」小姨大方的回答。
  「感谢靓女,你是天下第一美女。」我拍起了小姨的马屁。
  「呵呵,你就贫吧!」小姨回道,「怎么样还能自己过来吗?要不要我开车
  来借你,晚晚刚刚睡着了,我正好有空。」
  「可以吗?感激不尽啊!」我充满感激的回复道。
  刚刚我还在思索要怎么去小姨家呢,打车去的话出租车的空间太狭窄了,坐
  公交又太挤了,万一挤到我娇嫩的臀部,玛德,那场面不敢想象。
  小姨居然如此善解人意,哪里像柳总那般无情。
  「好吧,那你在家等我,我半个小时后到。」小姨回复道。
  「感谢靓女。」
  ……
  和小姨说完,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包,检查了一下卧室有没有什么问
  题,然后给妈妈留下了一张纸条:
  亲爱的柳总,儿子臀部重伤,难以再承受您的摧残,容我修养的数日,再来
  任您的鞭挞。
  告辞!
  我拎着包一边在家等着小姨,一边掏出手机看了看妈妈公司孵化出来的微信
  公众号,简单的浏览了一下新发出来的内容,看点赞和评论热度,都是当之无愧
  的热门,估计又是一条十万加的爆款,柳总不愧是柳总。
  不过现在柳总的重心似乎开始向抖音那边倾斜了,毕竟公众号的流量是在日
  趋下滑,要想让公司生存下去,作为一个生产短平快内容的公司,开拓短视频赛
  道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生产文字内容和视频内容的复杂度是不一样的,妈妈现在也正忙着组建
  短视频的拍摄团队,还有招聘脚本编辑,希望她短时间内没时间鸟我。
  我也在妈妈的公众号发的文章下面随意留了个自己的评论,算是支持柳总工
  作了。
  然后又给又菜又爱玩的赵楠同学发了一条消息。
  「天王盖地虎!」这是我的暗号。
  「宝塔镇河妖!」她回复道。
  没有回答正确答案「我是二百五」,看来她的手机还被她妈妈收着呢,真可
  怜!
  「干什么?」她的微信又发来消息问道。
  已经知道对面是她妈妈,我还是决定正经一点。
  「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部电影?我正在网上答题闯关。」我回答道。
  「智取威虎山!」她回复道。
  「好的,谢谢。」我回复道。
  「不客气。」她又回复。
  这么礼貌,铁定是她妈了,我猜赵楠现在还被她妈关卧室做练习题呢,我们
  的对话她妈妈应该没有看出破绽吧!
  我只能为又菜又爱玩的赵楠同学默哀了几秒,以表哀伤。
  又等了好一会,终于门铃声响起。
  我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打开门,小姨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依靠在门边看着我。
  小姨名叫柳知秋,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人也长得颇有诗情画意。
  一张白皙精致的瓜子脸,一双柳叶眉下的眼眸充满活力,鼻子挺直而优雅,
  嘴唇红润饱满,嘴角微微上扬,如瀑的黑发披散在肩上,一个乐观而优雅的大美
  人,相比妈妈身上那种颇有压迫感的气势,小姨给我的是很舒服的亲和感。
  也很难想象小姨能这么快从当初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不仅是精神还有身材。
  刚刚生过孩子的小姨,身材已经恢复的和原来差不多了,甚至乳房和臀部变
  得更加丰满了,身上还有一股似有似无的淡淡的奶香味。
  小姨前两年好不容易结婚,并且还怀上了孩子,然而就在小姨在医院病房生
  孩子时,小姨父却和在医院照顾小姨时勾搭上的护士偷情,小姨刚生完孩子就一
  气之下选择了离婚,还把我的小表妹直接改姓了柳。
  现在听说她前夫还经常找她,希望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复婚。
  「哟,看来我们的柳总下手真狠啊!」小姨嘿嘿笑着说道,露出一口整齐的
  银牙。
  「小姨,你可别看我笑话了,我感觉屁股都不是我自己的了。」我可怜巴巴
  的撒起了娇。
  「咋不叫我靓女了?」小姨走进来问道。
  「嘿嘿,我可不是那种没大没小的人。」我故作正经的说道,小姨的「靓女」
  称呼是她以前一直在我面前这么叫自己的,不过后来我很喜欢拿来调侃她。
  「呵呵!」小姨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你妈妈呢?」小姨又问。
  「柳总去公司了,她可是大忙人。」我回答道,转身去自己卧室拎包。
  「她是大忙人也不忘回家来揍你一顿,你不会是属棍棒的吧!这次又是为啥
  挨打啊?」小姨在后面问道。
  「还是因为打游戏呗!」我说道,「还不是天杀的路瑶给她支的招,妈妈光
  着脚来查我房,被抓了个正着。」
  「赶紧吧,回去晚了,晚晚该醒了!」小姨走过来帮我拎起书包说道。
  「好,谢谢小姨大美女。」我又拍起了马屁。
  「少拍马屁!」小姨娇嗔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屁股上。
  本来痛感已经渐渐变得微弱,除非我剧烈的活动一下才会感受到痛,否则已
  经没有太剧烈的感觉了。
  而小姨这一巴掌,让我毫无防备,一股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仿佛屁股上被
  鞭炮炸了一般,痛的我一蹦三尺高。
  「啊~」
  我尖叫着蹦到一边,用手捂着屁股,怒目瞪着小姨。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姨脸上止不住的得意,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嘻嘻哈哈的从我旁边走到前
  面。
  无奈,现在我还有求于她,只能一瘸一拐的跟在小姨后面。
  锁好门后,我跟着小姨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我直接侧着躺在了后座上,
  小姨在前面开车。
  小姨家离我们家大概开车都有四十多分钟路程,所以妈妈即使知道我经常躲
  在她家,也懒得来找我,大忙人柳总可没那么多空闲时间。
  我躺在车上,却看赵楠又给我发来了微信。
  「好险,刚刚是我妈妈。」赵楠说道,「找我干吗?」
  我冷笑一声,这一看还是赵楠她妈,不但没有暗号,而且还这么礼貌,我干
  脆不予理会。
  和小姨在车上闲扯了一会,好不容易以一个憋屈的姿势坐车来到了小姨家。
  小姨家在21楼,现在家里只有她自己和我的小表妹柳晚晚。小姨原来是医院
  的护士,现在每天的工作也就是照顾自己才六个月大的女儿,轻松倒是轻松,寂
  寞也是难免的,所以小姨是很欢迎我来的。
  小姨把书包挂在墙上,就到房间去看自己的小孩去了,我则直接趴在了沙发
  上摸出手机。
  刚刚没有回复赵楠的消息,她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看来她妈妈已经把我的
  嫌疑排除掉了。
  「哇……」
  一声尖锐的小孩的哭声响起,小姨抱着柳晚晚出来。
  「宝宝别哭,妈妈在哦~」小姨温柔的哄着。
  可是小孩依旧哭个不停,我抬头斜着瞄了一眼看去,小姨居然直接将身上的
  T 恤撩起,将柳晚晚送到自己胸前。
  我赶紧把头回过来,但我还是看到了,好大,好白!
  我感觉自己脸颊开始变得发烫,小姨都不知道注意一下吗?
  我轻咳了一声,表示我的存在。
  然而小姨却丝毫没有在意,反而抱着柳晚晚就往客厅走,我只能把头埋在沙
  发上,听着小孩咂嘴的声音,我脑子不断的浮现出那随意一瞥看到的东西。
  听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乳房都会变大,我不知道这句话的真假,但小姨的乳
  房我确认了的确很大。
  实际上,我并不是没有见过真正的女人的胸,和赵楠鬼混的时候,那女色狼
  一点都不顾忌我,我早就把她的赤身裸体看得真真切切,不过我们都明白某些事
  的代价,没有突破最后一条的底线,但她的小脚和小嘴我已经是体验过了。
  所以严格来说,我究竟算不算处男呢?
  我曾经也想让赵楠给我乳交一次,不过她的身材还略显青涩,虽然双乳的规
  模不算可怜,但也是一手可握,宛如两个小馒头,粉嫩可爱。
  而小姨的双乳,突出明显,好似东北早餐店刚出锅的大馒头,松软白嫩,还
  冒着热气,本能的就想咬上一口。
  而小姨的乳形也很好看,浑圆挺拔,上面点追了我一颗精致的葡萄。小姨现
  在刚刚30岁,或许是外公外婆的基因很好吧,小姨和妈妈虽然都生过孩子,身材
  都还很完美,乳房没有下垂,脸上也还没有出现皱纹,腰肢上也没有赘肉,既有
  着少女般年轻娇嫩的皮肤,又充满了熟女优雅的韵味。
  小姨见我把头埋在沙发上或许是明白了些什么,忍不住嗤笑了几声。
  「小安,怎么样屁股还疼吗?需不需要药?」小姨又问道。
  「没事,我都习惯了,再趴一会等到晚上就好了。」我回答道。
  「拜托!我倒是想上药,但难不成你帮我上吗?男女授受不亲,长没长脑子
  啊!女人!」我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好吧!」小姨回答道,见我趴在沙发上看手机,也不再多嘴,哼着轻快的
  小曲,专注的给柳晚晚喂起了奶。
  我打开手机上的蛋仔派对,准备玩上几把转移一下注意力,可是柳晚晚咂嘴
  的声音却是那么清晰,让我游戏都不能好好玩了。
  连输了好几把,只能泄气的关掉手机。
  而这时小姨已经将柳晚晚喂好奶了,于是又将她放到房间的婴儿床上。
  终于不再尴尬了,我慢慢的从沙发上翻身起来,也到小姨房间去探望了一眼
  粉嘟嘟的小宝宝。
  小家伙长得很可爱,和小姨有七八分相似,将来长大估计又是一个美人胚子。
  我和小姨哄了一会,柳晚晚就躺在婴儿车里又睡着了。
  等到小孩真的睡下了,我和小姨才从房间出来。这时我也才注意到小姨为了
  方便喂奶,似乎并没有穿奶罩,回来后她还上了一条宽松的T 恤,外面套上了一
  件天蓝色的外套,但外套的拉链也没有拉上,我可以轻易的看到她T 恤上面的凸
  点,而小姨却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而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我了。
  虽然她是我小姨,但这样一个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不断的在我面前晃,而且
  身上一直有股淡淡的奶香味往我鼻孔里钻,让我心痒痒的,虽然在心里不断的告
  诫自己,本能的生理反应却无法避免,裤裆里的小兄弟时不时的就要搭一下帐篷,
  让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倘若我把臀部前倾,那么帐篷就会变得异常明显,
  而我要是微微弯着腰,裤子就会勒紧我的屁股……
  出来后,小姨去厨房准备做饭,招呼着我去给她帮忙,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
  闲聊。
  而小姨在这点上要比妈妈好多了,可不像某柳总那样以母亲的身份强迫和命
  令我,反而会和我讨论英雄联盟游戏的未来,打听我做代练和陪玩的收入,以及
  做主播的可能性。
  当然小姨也难免会劝我几句好好读书之类的。
  就在我择菜时,忽然门铃响起。
  难不成是妈妈来了?我心里咯噔一下。
  而小姨眉头一皱,让我继续择菜,她去开门。
  不一会,外面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我侧起耳朵听了起来。
  「知秋,我来看看孩子!」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小姨前夫。
  「对不起,你改天再来吧!我身体不舒服。」小姨冷冷的说道。
  「知秋,你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个机会。」男人恳求道。
  「王途,你别摆出这么一个委屈的恶心样子,狗改不了吃屎,你现在给我滚
  远点。」小姨冷声斥道。
  「我是孩子父亲,我至少有权看望一眼吧!」王途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有我在,你今天别想进这个门,带上你的东西赶紧滚。」小姨说道。
  「柳知秋,你别太过分……」
  ……
  两人又继续争吵了好一会,不得不说王途这人是真的渣,这世上出轨的男人
  很多,但自己妻子在里面生小孩,他在外面玩护士,这样的男人他还是独一份。
  这也是为什么小姨提出离婚,外公外婆还有妈妈都坚决同意的原因。
  眼看王途今天是不进来不死心了,我放下手里的菜,注意着自己的屁股,小
  心翼翼的向外面走去。
  而争吵忽然激烈起来。
  「你要是再不走,我叫人了!」小姨冷声道。
  「知秋,你冷静……柳知秋,屋里还有男人?」王途也冷下声来说道。
  「没想到啊!你口口声声骂我渣男,你也差不多吗?孩子才几岁就开始偷男
  人了?」王途出口成脏。
  「王途,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男人?」小姨斥责道。
  「门口的鞋是谁的?」
  ……
  接着便是王途硬创,小姨拦门的声音,显然小姨刚生完孩子不久,还是女人,
  体力自然比不过他。小姨吃力的拽着他,而王途铁了心以为小姨藏了男人,要进
  来抓证据,丝毫没有怜惜小姨。
  我不顾屁股的疼痛,赶紧冲出去,一脚将王途踹了出去,并搀扶住小姨。
  「滚!」我霸气的说道。
  「路安。」王途叫着我的名字。
  「怎么了!我又被我妈揍了,来我小姨家躲躲不行吗?」我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还要看看屋里有没有男人吗?」
  「我……我……我只是来看看孩子。」王途一时理亏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虽然体力不行,但毕竟身高在那里,体眼看我霸占在门口,进门无望,王
  途只能从地上爬起来,气的憋红了脸,扔下一句:「给我等着。」
  然后捡起自己买的婴儿用品转身离去,小姨这才松了口气。
  我们关上门,回到屋里,我忍不住开始呻吟声起来,刚刚装完了逼,踹了一
  脚,屁股上的肉又被拉扯到了,此时又痛的火烧火燎的。
  「怎么回事?小安。」小姨忙道。
  「屁股!」我痛的都快哭了,捂着自己的臀部说道。
  「来让我看看!」小姨说着就要去解我的裤子。
  我赶紧挪到一边,小姨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不满道:「我是你姨,什么没见
  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无奈我屁股实在痛的厉害,最后还是勉强同意了让小姨帮我看看,我扶着墙,
  背对小姨,将屁股留给她,小姨将手伸到我的小腹处解下裤带,小心翼翼的帮我
  把外裤脱下。
  「嘶~」
  「嘶~」
  我和小姨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我是痛的,而小姨是震惊。
  「你妈也太狠了吧!」小姨说道,「这皮都破了,内裤上都有血迹了。」
  「我今天把我妈的超常态给激发出来了,她打的时候暴击次数多了些。」我
  瞎扯道。
  「我改天帮你说说她,教育归教育,哪有这么打的。」小姨心疼道。
  接着我感觉小姨的手忽然捏住我的内裤的裤边,似乎小姨想帮我把内裤也脱
  了。
  我本能的一手捂住内裤。
  「放开,我给你上点药!」小姨认真的说道,「你这不上点消炎药,别说今
  天了,下星期都不见得能好。」
  我只好慢慢的松开手,小姨小心的将我的内裤给脱了,我顿时觉得前面后面
  都一阵凉嗖嗖的。
  而双腿之间的肉虫却顶着疼痛和冷风,逆势勃起。

相关内容

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