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是嫂嫂。嫂嫂以前并不怎么漂亮,分家两年没想到现在落成一个美丽妖艷少妇了。

  她二十六岁,穿了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座在我对面。应该说她是属于保养的很好的那种女人吧,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实在让人有些衝动。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时常出差,留下孤单嫂子一人在家,这给我这个色狼以机会填补嫂嫂内心的寂寞空虚,当然在身体上也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嫂嫂好像凉鞋挺多。有时穿一双银色的无带凉鞋,有时又是一双细带黑色高跟凉鞋。一天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网看小说,手裡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拣。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嫂嫂的美脚从那双黑色细带凉鞋中取了出来,左脚踩在右脚上。她今天穿了双发亮的黑色丝袜,脚趾涂着紫蓝色的指甲油。

  我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一条半透明的叁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

  桌上的数码相机

  我慢慢的起来,坐到我的椅子上,环顾四周,同事们都在睡觉,有两个后排的正在打游戏呢。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我拿起相机,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动了快门下班回家后,我把相机中的偷拍相片导入计算机中,细细观看起来。她的双脚在细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我边看边把裤子脱了,开始打起了手枪,心想什么时候一定要把这双美脚拥入怀中。我边看着我偷拍的相片,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那话儿,直到浓浓的液体喷涌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陆续拍了好多嫂嫂的高跟凉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这些相片打飞机来洩慾。白天,看到嫂嫂时,眼神总不自觉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发现。一天中午有意无意的问我:小杰,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实啊?

  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漂亮啊,你要丑,我还不看你呢?

  我忽然心起一念,说:嫂嫂,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你到我机器的嫂嫂目录来,我把共享打开。

  这个目录装着我拍的嫂嫂的所有美脚相片。我看着对面的嫂嫂眼镜盯着屏,眼神很吃惊。

  你,你什么时候拍的这些照片?

  因为我喜欢嫂嫂的美腿啊!

  你给别人看过没有?

  没有。就我自己看,也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喜欢。

  忽然,我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轻触我的下体,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嫂嫂穿着谈蓝色凉鞋的脚。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她在对面不动声色的说:你把相片删除了!

  我说好,反正家裡还有的。她的脚轻轻往回缩了回去,我看她弯腰下去了,过了一会,我的下体又被她的脚压住,并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塬来,她把凉鞋脱掉了。我的手我住了她的脚。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显得是那么的光滑和细嫩。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脚趾在我的下体不住的扭动,我的那话儿鼓胀起来,顶在裤子上,难受异常。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勐的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她起身对经理说她到隔壁的会议室去写报价单,因为办公室太闹,经理让她过去了。

  二十分鐘以后,经理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你去隔壁帮雅馨看看她的笔记本,好像出问题了,然后你和她一起做一下报价,她对商用机型的报价不太熟悉。我应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

  我敲门,门开了,我看到对面桌上的笔记本,但没有人。忽而门自己关上了,我感觉我背后被人给抱住了,我扭身一看,嫂嫂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了下来,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

  嫂嫂,你干什么呀,天!在上班!

  不干什么,门关上了的,吻我!

  我的嘴压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开,舌头伸到了我的嘴裡,在我的嘴中滑动着。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我感到下体涨得非常厉害。她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体紧紧夹住我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我这时心裡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着,我腾出一隻手,抚摸着她环扣着我的那条美腿。

  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我在她耳边说,我们到沙发上去吧。

  她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咬着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发。到了沙发上,我把她放到了。她面色潮红,嘴裡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了。

  她说着,将腿横放在我的膝盖上,问道:喜欢我的腿啊?

  我说: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你的腿,实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片。

  漂亮吗?

  我说:当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觉的。

  她穿着淡蓝色高跟凉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两条美腿啊。

  把鞋给我脱了。我依言动手解开她的鞋扣。那双包裹在肉色丝袜的双脚正好压在我的话儿上。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两条美腿。她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儿来。

  我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又开始轻吻她,她侧头避开我,问:想要我吗?

  我的手勐的按住了她的乳房。隔着她的吊带裙和白色的胸罩使劲的揉搓着回答道:想死了!做梦都想你。

  嫂嫂推开我,把吊带裙从肩上褪下来,乳罩也从身上滑落,然后把裙摆拉到小肚上,挺起穿着粉色蕾丝内裤的屁股,一脸媚态的说:脱掉它,来插小穴。

  在这吗?

  不敢?!我哪受得了这刺激,什么也不说了马上把她的内裤扯到脚踝处,把穿着肉丝长袜的玉腿扛在肩上,叁两下解开腰带把下身的衣物除去,然后把嫂子的腿缠在我的腰间,用鸡巴在阴蒂和阴唇上摩擦了十多下用鸡巴从阴唇中间挤开条缝,对準勉强看到的穴口稍微用点力往裡顶了一下。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体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

  嫂嫂的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

  塬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体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痒。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

  我重新调整了下姿势,又对準了小穴,準备用力插进去,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嫂嫂慌忙鬆开双腿从我身下逃开一边整理衣衫,而我也急忙提起裤子望着嫂嫂性感妖娆的身段说:嫂嫂,对不起!

  嫂嫂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我:怎么了小杰,嫂嫂不怪你,等有机会了嫂嫂给你最好的!

  我们整理完以后做贼似的马上离开了房间回到办公室,我看到已经坐下的嫂嫂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美丽的脸白裡透着红,小嘴仍在努力的调整唿吸,我想以后和嫂嫂好的真正的大干一场还是有机会的。

相关内容

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